facebook rss

訪客人數266283

噶千仁波切「白度母實修教授」課程心得分享

愛,是我們的三昧耶

文/噶瑪妙麗
攝影/雪獅

20140523-01

「現在,仁波切應該正在開刀吧」,打開電腦時突然想到,在台灣行程和即將展開、數十萬人等待三年的青海行程間,仁波切終於找了半天空檔,去治療多年的眼疾。另外,仁波切行走時步步刺痛的拇指外翻,同樣是已經需要開刀的等級,「沒時間了,不開了」。被問及時,仁波切笑一笑帶過。

是沒有時間看病,因為所有時間都留給大家了。這樣歷經二十年勞改生涯、五大和合之身軀脆弱疼痛、心靈卻無比堅強柔軟的近八旬老者,來教導身體偶有微恙就呼天搶地、心靈幼嫩任性的我們,「無論我們想要成為哪尊佛,我們就會成為那尊佛」。

■別作賤了自己的愛與智慧!

因為,未能瞭解己身為佛而經歷的一切蓋障折磨與痛苦,都是自導自演的內心戲,「由於如此不經意的心,我作賤了自己愛與智慧,受煩惱驅使,從事很多負面的行為」,「輪迴再廣大,都包含於『我執』之中,認清我執,也就理解了輪迴」。

而認清我執、脫離輪迴的道路怎麼走?如同母親將最珍貴的事物存傳給子女一般,約一年前,在白度母灌頂完的空檔休息時段,眾生總編輯提出將白度母法教翻譯為中文書的請求,仁波切聽完,微笑一口答應,中間接踵而來的是各種跨國協調及百般狀況,終於,順利出書了,仁波切也在上週五,來到化育、坐上法座,將心心念念的白度母教法,毫無保留的,分享給翹首仰望的弟子們。

仁波切一打開法本,就上了超過四個小時的課,包括以往只對閉關者傳授、光漸次練習就要花費半年的白度母咒輪觀想法也仔細講解。如此深切的反覆叮嚀,因為陪伴仁波切度過最艱苦時光的,就是對度母的全心仰賴及意念。

■當下接受,一切都是因果業力

仁波切的苦難,可不僅是我們一般想像的情緒煎熬、生離死別或順逆交迭,而是文革時期目睹佛寺被毀後,再長達二十年的勞動改革。年輕歲月盡是這樣可悲可恨的情境,如何能從中粹煉出寬恕與愛?

仁波切私下曾說,決定組游擊隊時,是因為覺得文革時期的共產黨傷害了眾生、傷害了佛法,因此義無反顧;當入獄後,剛開始確實曾很恨國家,想報復,但後來遇到充滿慈悲心、有愛心的上師,聽他們傳法後,仁波切聽覺得自己發脾氣不對,就慢慢調伏下來。

「這一切都是因果而成的」,在監獄中時,有一位同獄的牢友問仁波切說,「你是哪裡的?」「青海的」,「為什麼入獄?」「打仗」,結果對方也是青海人、也是打仗的,是以前的空軍。原來以前仁波切在山間打游擊時,他們是負責在上方放炸彈的,結局是大家都關在一起。

以前是生死相搏的敵人,後來關在一起,成了好朋友,這就是緣分、因果,沒有誰對誰錯。心中沒有對業果成熟的恐懼,就接受當下了。

■在獄中,體會菩提心的驚人力量

因此到了後來,仁波切就沒有什麼恨的概念,「一切都是緣分造成的。如果你相信因果,遇到痛苦時,會知道一切都是因果造成,就不會感到太大壓力,放輕鬆,就不太會感到痛苦,相對若不知道因果道理,就會感覺壓力太大,什麼事情都做不成,越來越痛苦,或者因此自殺的都有。」回憶起來,仁波切仍是滿臉笑意,「可怕的不是成熟的業果,而是心中的恐懼,是你對業的恐懼,傷害了自己」。

勞改期間,這些青壯的入獄者,每天只能吃二兩豆粉,而要扛石敲山十幾小時,同時期的獄友不能明瞭因果者,活活餓死者多有,選擇自殺也非少數,而出於度母的虔信仰望,讓仁波切在環顧周遭的哀嚎淒苦時,悲心日漸茁壯,在一心顧念他人的憂苦時,突然有一天仁波切發現,「待在監獄裡面也是非常快樂!」這時才體會到,「喔!原來佛法真的能在痛苦時,改變人的心,真的有這麼大的力量!」

瑜伽士的虔誠刻鑄於內心,果報來臨時,反而轉化出對度母的虔信及如初月般日增的慈悲心,仁波切待在舉目所見皆是煎熬的苦勞中,經常想所有眾生的痛苦,比較起他們,自己的酸痛和飢渴實在微不足道。藉由此發菩提心的力量,因此每天都過得開開心心的,每天發菩提心、觀想度母,有時根本忘記自己在坐牢,每天晚上觀想度母,隔天早上起來時,想想自己在哪裡,「喔,原來是在監獄!」,都不覺得在受苦。

■融化我執的冰,回到愛與慈悲的大海

對於不明瞭因果取捨或菩提心利益,因此動輒受苦難感受相傾逼的眾生,仁波切因此感到更深摯的不捨、疼惜,「即使你在監獄,也不要忘記自己是王子」。

仁波切說:「諸佛與眾生的心,都是同一的如來藏,佛和眾生心的本質完全相同,而由於眾生與諸佛本質相同之故,六道眾生本來就如同佛之子,接受皈依菩提心戒後,就成為王位繼承人,王子就算犯罪被關到監獄,本質仍是王子,我們對自己,應該有這樣認識。」

「眾生與諸佛如同冰塊和海水,我們非常冥頑不靈的心如同冰塊,拘限在自我框架中;諸佛如同大海廣闊一般廣闊無垠,這樣的冰塊和海水本質是一,眾生和佛的本質,在心的智慧上是完全相同的、是一體的,正因為如此,眾生需要瞭解到,我們和諸佛智慧本質是完全一體、具備慈悲特性的。」仁波切不斷叮嚀說,不要固執於做個日漸壯大的冰山,要回想起自己是一滴水的本質,然後回到大海去。

如同當太陽照射在水晶上時,自然、自發、毫不費力地,就會讓整個房間充滿彩虹光芒,我們的心同樣是本初清淨、任運自成,「就如同在牛奶中具備成為酥油的潛能,同樣我們內心本質就是佛陀的法身,本來具足智慧與慈悲,從如同虛空的心中,自然展現出慈悲的力量。因此請日夜不忘地培養慈心和悲心,生起對本尊全然的信心,透過實修,讓『我們的心就是本尊』的特質完全開顯,這就是本尊的成就法。不論有多種本尊,道理都是相同的,」仁波切教導說。

由於習氣的暫時印記,使我們使用特定、不清淨的方式來看待事物,因此需要被轉化的,並非本質清淨的外境或內心,而是自己習慣性的感知,去認識到,執著我為實有而生的萬般煩惱,如同木柴,覺性是一點即燃的火焰,因此,若能體會各種負面情緒都是覺性的光束,每增添一絲煩惱,就必能閃耀一次覺性的光輝。

在「煩惱的本質是智慧」的認識下,猛烈祈禱迎請本尊,如同虛空一般的佛性法身必會出現如虹報身。

輾轉輪迴之中,因為我執障礙住如來藏之故,無法瞭解「心就是佛」的道理,但當透過祈禱得到加持,當心中的咒鬘如同充滿活力與榮耀的、星星組成的花環般旋轉,放光供養諸佛及利益眾生時,就如同久未見面的母子突然相見一般,我們終將能通達「心即是佛」的自性。

■讓心中的種子綻放成花

仁波切說,密教的四部瑜珈修法,如同「從種子到花朵綻放」的過程,從「執著我」往「利益他」前進,並以利他之心開啟證悟之智慧,在這條道路上,菩提心是唯一的養分,「修習愛,這就是精華所在」。

修習不僅於口中,仁波切在下課前,苦口婆心的說,宗教的責任是引導眾生行善,這是大家不能推卸的責任,即使對於不懂修持道理者,也要以甘露丸、轉經輪、咒語等見解脫、聞解脫、觸解脫法寶,來分享或讓眾生見聞,並為他們發願走向解脫。

為此,仁波切囑託製作了「見解脫」手環,外面是見即解脫的哈弩咒,內層是觸解脫咒語,讓每位不經意瞥見的六道眾生都能立除累劫惡業。那一天上午,這些製作費時、紅底鑲金字的小手環,幸運的即時空運到了台灣,於是,每一位受持白度母法教的法友們都能戴上,走出教室,從此成為眾生解脫之因。而藉由一步步的學習利他,我們終將擁有白度母之心。

然後你知道,自己的佛性種子,終將綻放,成為解脫之花,因為對於你將獲得的成就悉地,仁波切從相見的第一眼起,就傾心守護,從未懷疑。